某旅按实战组织训练 取消“火炮射角限制器

  据解放军报1月29日报道(凡春龙、特约记者周林):隆冬时节,苏北某炮兵靶场,某旅一场实兵实装演练激烈进行:自行榴炮营接到上级指令后,立即前出占领阵地、装定诸元、集火射击

  据解放军报1月29日报道(凡春龙、特约记者周林):隆冬时节,苏北某炮兵靶场,某旅一场实兵实装演练激烈进行:自行榴炮营接到上级指令后,立即前出占领阵地、装定诸元、集火射击地动山摇中,“敌”雷达站等数个目标瞬间被摧毁。“临机处置敌情,能够对全射程范围内目标快速实施打击,得益于火炮摆脱了火炮射角限制器的束缚。”该营营长徐凯感慨地说。

  火炮射角限制器常见于台军的各项演习训练之中,图为台军操作203mm牵引火炮

  什么是“火炮射角限制器”?原来,一次实弹射击中,该营一名炮长测算失误,炮弹大幅偏离目标区域,让所有人捏了把汗。

  为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该营随即规定:每次射击地域明确后,在各炮俯仰角和水平角上,安装用粗铁丝制成的简易限制器,使炮口在限定幅度内调整,防止误操作。这个简易装置因此被称为“火炮射角限制器”。

  然而,在2015年的一次演练中,担负火力支援任务的火炮装上了“火炮射角限制器”,但射击任务完成后,密林中突然冲出3辆“敌”坦克,对着他们的炮阵地就是一阵射击。

  事发突然,营长立即命令各炮“近距直瞄射击”,然而受限制器所限,火炮无法调低炮口,炮弹打成“飞弹”,贻误了战机。

  “限制器限制了安全事故的发生,也捆住了官兵临机处置敌情的手脚。”该旅领导分析认为,“限制器”暴露了部队随意降低训练标准的深层次问题,是“真打实练”思想树得不牢的表现。

  随后,该旅领导带领机关采取逐个单位“过筛子”的方式,深入各营连,围绕专业技能、战术协同、联合作战、信息化建设等6个方面20多项内容,揭矛盾、查问题、找弱项,边查边改此类不符合实战要求的现象,10余个脱离实战的做法被查纠。